劇情尷尬、強行搞笑,《神探蒲松齡》後潘長江又演爛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男人捅女人的肌肌肌_男人桶女人30分钟_男人桶女人30分钟完整

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原標題:劇情尷尬、強行搞笑,《神探蒲松齡》後潘長江又演爛片

在娛樂圈有一個不成文的鄙視鏈,話劇電影電視劇網絡大電影,一般情況下,話劇演員在一定程度上也被認為是演技派,能夠演電影的都不會去演電視劇和網絡大電影。但近幾年的風向很怪,許多人都選擇主動走下神壇,比如“電影咖”章子怡,不僅狂上綜藝,還主動接演電視劇;更奇怪的是,一些老藝術傢竟也參與到網絡大電影中,比如,前不久吳孟達主演的《萬妖國》堪稱是爛片的代表賀歲檔,潘長江就已經演瞭一部爛片《神探蒲松齡》;在5月4日,潘長江老師又參演到網絡大電影《英雄無俠》中,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這也是一部爛片。

《英雄無俠》故事情節很簡單,講的是錦衣衛捕頭與小鎮居民共同抗擊倭寇並收獲愛情的故事。演員陣容方面,除瞭潘長江之外,其餘都是十八線小演員,幾乎沒什麼名氣。電影的內核就是捕快如何抗擊倭寇,在這個過程中有突出“英雄的成長”,抗擊倭寇又加入瞭一定的愛國情懷在裡面,古時候的抗擊倭寇與近代的抗日戰爭相同,都是為瞭民族在戰鬥。

潘長江在《英雄無俠》中的角色與電影《舉起手來》中有些相似,他飾演瞭一位倭寇巫師,作為全劇的大反派,由他來指揮倭寇對小鎮居民進行屠殺。從潘長江在電影中的表現來看,這不像是一部電影,更像是現場直播的小品表演。

作為喜劇演員,潘長江知道如何才能讓觀眾笑,所以他的表演風格完全脫離電影本身,用一種近乎“腦殘”的浮誇方式去強行搞笑,潘長江一直沉浸在自嗨中,純粹的為瞭搞笑去表演,這與喜劇的內涵並不相符。

在《舉起手來》,潘長江將日本兵塑造成瞭“低能兒”的形象,說他剛從精神病院出來都有人相信,《英雄無俠》中倭寇巫師與《舉起手來》中的日本兵本質相同,讓人get不到笑點在哪裡。潘老師並不缺演技,不懂他為何要用這種方式來表演。

電影不同於小品,小品時間段,想要達到高效的目的演員不得已要“用力過猛”,將正常的角色演成傻子;但電影不同,它有充足的時間用演技、用劇情去帶動觀眾情緒,讓人笑。但潘長江卻將小品的表演方式帶入到電影中,他潛意識裡覺得觀眾喜歡這種僅停留在表象的喜劇,隻要將人物刻畫的越傻,觀眾看著就會笑。

但事實上並非如此,喜劇的表演方式有很多種,而刻意醜化角色無疑是最不明智的一種,在醜化角色的同時也是在醜化自己。《歡樂喜劇人》中,宋小寶的表演風格就是“醜化”角色,誇張的妝容加上近乎癲狂的表演模式,觀眾當時是笑瞭,但他最終的排名並不理想。因為真正的喜劇並不僅僅停留在表面,它需要由內而外的帶動觀眾的情緒。

潘長江的表演風格與宋小寶近乎一致,《英雄無俠》完全可以看做是一個加長版的小品,因為不用現場直播,有重來的機會,潘長江的表演更加癲狂,但並沒有達到《舉起手來》的效果。

《舉起手來》是2003年的電影,那時娛樂產業剛剛起步,觀眾的選擇少,可用來對比的參照物也不多,天時地利人和都占盡瞭,但《舉起手來》最終評分隻有6.6,並未達到經典的水平;但《英雄無俠》是2019年的電影,16年時間過去還在用相同的表演方式,在當下信息爆炸、飽和的時代,觀眾自然不會再買賬,《英雄無俠》撲街也是意料之中。

《英雄無俠》主旨是抗擊倭寇,電影中重點在於“如何抗擊”的過程,在這之中可以加入相應的喜劇元素,即達到搞笑的目的,也讓主角在拯救小鎮居民的過程中得到成長,電影的主旨還能進一步得到升華,這才是正能量網絡大電影的主旋律;並非是為瞭強行搞笑、亦或是蹭潘長江的名氣,加入一個可有可無的角色。

從整體的角度去看,潘長江所飾演的倭寇巫師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角色,沒有這個角色也不會影響劇情的發展,加入這個角色反而對電影產生負面影響,有些得不償失。並且,潘長江僅存在於電影的前半段,觀眾的反應也是根本沒看懂在講什麼,在倭寇巫師下線後,電影才算是回歸到正軌上,但留給小鎮居民抵抗倭寇、英雄成長的時間不多瞭。

當下的市場越來越年輕化,而潘長江剛好就代表瞭老藝術傢的縮影,大傢仿佛實現商量好瞭一樣,諸多老藝術傢在爛片中紮堆,比如吳孟達、“石榴姐”苑瓊丹。有實力固然好,但前提是要有表現實力的舞臺,這麼來看老藝術傢去演爛片也情有可原。

不過,歸根結底,老藝術傢還是要有自己的藝術追求,不能去演一些不適合自己的角色,不然會得不償失,一輩子積攢的好口碑怕是要毀於一旦。